首页>>新闻频道>>港股要闻>>  正文

他们,对人民的诱惑赤裸裸!

2018-01-13 11:51:32 来源:格隆汇 作者:佚名

分享:
  作者:冯彪

  文章来源:华商韬略

  王思聪撒币,张一鸣撒币,周鸿祎撒币,奉佑生撒币。”这个寒冷的年尾年头,最火热的两大互联网现象莫过于直播问答和今日头条部分栏目被勒令暂停24小时更新。

  走过门户网站、电商、社交的时代,最近两年的互联网江湖属于直播和推送。

  如果说前二十年的互联网帮助人们更好的选择,借助数据威力的新一代互联网则干脆代替人们作出选择:它让我们阅读自己偏爱的信息,它让我们的视听随心所欲。

  总之,它试图让我们生活在一个它以为我们会真正需要的更舒适的自我世界里。新一批动辄估值超百亿的互联网独角兽,其征服市场的野心都在指向:要么击中人的刚需,要么击中人的软肋。

  
    

  1. 刚需or软肋

  2018年的第一波互联网旋风直播答题,让普通人享受了一把“知识变现”的狂欢。王思聪将“冲顶大会”的奖金提升到十万,今日头条旗下西瓜视频的“百万英雄”、映客旗下的“芝士超人”以及花椒直播旗下的“百万作战”纷纷跟进。

  分享百万奖金的诱惑犹如向武林广发英雄帖,但幕后的操盘人更像武侠剧里的标配场景:发起武林大会的人都是自己想当盟主。

  直播答题APP迅速获得大波流量,上线10天的冲顶大会已经冲到了APP排行榜前10。更重要的是,直播答题让在政策大环境下已有所偃旗息鼓的直播行业再次成为网络焦点。随着用户聚集,出售复活道具、广告植入、资本加持等变现方式自然不在话下。

  
    

  有媒体推算,王思聪当天花了10万元,就引来了近30万人的参与,获客成本只有3毛多钱,远低于当下各大互联网企业的获客成本。

  直播问答提供复活机会,实行的是“邀请机制”:只要有一个用户使用邀请码,就能获得复活机会,这也使得APP有了快速传播和沉淀用户的手段。

  直播答题、知识传播、明星担纲似乎让直播与此前简单粗暴的美女秀拉开了档次。但是真正让答题APP走上神坛的还是那句“题傻钱多”和王思聪“我撒币、我乐意”,给烧钱赚流量披上了一层“知识变现”的外衣。

  互联网已经被创新高度神圣化,但归根结底,互联网依靠的仍是千年不变的商业铁律:聚集用户,用互联网专业术语就是“导流”。

  十几年前的互联网巨头们费尽心机解决人的需求,积累用户。但在一段时间里,刚需就那么多,总有被找完的时候。在注意力稀缺的互联网时代里,怎么样赚足眼球、增强用户的黏性、保证留存率成为横亘在互联网创业者面前的“三座大山”。最近两年的互联网新贵们从找刚需转向击软肋,后者用户聚集比前者来得更快,也更赤裸裸。

  直播平台的兴起,将互联网眼球经济刷出了一个新高度。从游戏狂欢到美女露点,只是赚取客户的表象,满足人在现实世界中得不到的满足感才是直播聚积用户的真经。

  说到底,最基本的需求还是人性的需求。

  
    

  当一众小土豪向主播送出一辆价值99元的跑车,收获的只能是美女主播一句“谢谢了谁谁谁”,而真正的“大佬”一出手就是几十辆跑车,价值几万到几十万的真金白银刷出去,就能要求主播听命于己,这种控制的快感、让旁人仰视的荣耀在现实世界里是找不到的。

  2. 选择or获取

  当原来的大佬功成名就,忙着与各国首脑商谈经济体和拍戏唱歌之时,80、90后创业者开始搅动新的互联网旋风。最近两年风头正劲的除了直播就是资讯APP的算法推送。

  网信办约谈、遭遇处罚、重点频道暂停更新24小时,2017年12月29日,“今日头条”把自己变成了头条。2018年1月3日,今日头条对外宣布近期将招聘2000名审核编辑,而且党员优先,再次成为舆论焦点。

  
    

  算法推送的争议一直不绝于耳,甚至还曾被官媒多篇文章连续炮轰,但今日头条的发展势头并未削弱。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末今日头条拿到10亿美元的D轮融资时,估值约为110亿美元;2017年8月的E轮融资后,估值已经超过了220亿美元。在营收方面,公司2016年完成60亿元,2017年目标是150亿元,2018年目标则是300到500亿元。

  张一鸣对今日头条的定位就是“个性化的信息推荐引擎”。他强调,“今日头条不是一家媒体公司,而是一家具有媒体属性的技术公司”。

  从人员构成占比也可以看出今日头条的技术性质。早前的公开资料显示,今日头条的500多员工中,产品技术人员就有200多人,法务、行政、法律等职能岗位有100人左右,销售岗位有100多人,其他的运营岗位,比如内容合作加起来有100人。

  算法推送和直播形态各异,却在本质上殊途同归,都是靠更主动地满足人的舒适感来聚集用户。

  2017年的葛优躺红遍网络。当都市白领带着挤完地铁的汗味回到家里,生无可恋的仰躺于沙发,点开手机,没有什么比搞笑图片、逸闻趣事、内涵段子更能让人舒适的了,而今日头条恰好能让令你最舒适的内容快速呈现在你面前。

  既然选择了躺着,为何还要选择资讯、态度、新闻,这些让人拍案而起的东西?这或许就是今日头条这样靠击中人的软肋而红极全网的原因。

  “我们不是像网易那样做‘有态度’的新闻客户端,而是要做‘没有态度’的新闻客户端,为每个人提供自己感兴趣的新闻。我们一直在努力优化算法,当用户的兴趣发生变化时,如何能更迅速地捕捉到,并且做出回应。”张一鸣曾这样对媒体说。

  无论是偶然,还是真的喜欢,只要看过一个王宝强离婚案,从此,所有跟绿帽子有关的东西都推给你。

  个性推荐实际上就是在变人们的主动选择为被动获取,当每天点开手机,呈现在你面前的都是让你舒适,都是你喜欢的东西时,你会发现再也离不开它。

  这真的有利于广大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吗?有利于两个百年目标的实现以及民族的伟大复兴吗?这是一个严肃的话题。

  但今日头条的更加成功依然是可以期待。

  3. 流量生意

  10年前创业者面对投资人时都会被问及“如果腾讯也做,你怎么办?”

  当年的腾讯QQ以及当下的微信,掌握了中国最有价值的流量,就像扼住了其他创业者的咽喉。不管是互联网还是实体产业,控制了流量入口就像是战场上控制了河流上游,攻可顺江而下直取敌军,守可截断河流再来个水淹七军。

  六间房创始人兼CEO刘岩这样总结互联网生意:第一类是做流量买流量,典型的是网络媒体,通过广告赚钱;第二类是组织流量套现,电商、游戏都是如此。

  
    

  ▲今天(1月12日),花椒举行“我是百万赢家”发布会,11日在“百万赢家”赢得103万大奖的女生前往现场领奖,而周鸿祎则把103万的现金搬到了现场。

  刘岩认为,现在不具备流量组织能力,或没有流量母体的存在,任何创新都没有意义,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近期在视频行业表现强劲的产品——抖音,便来自流量母体今日头条。

  互联网创业的姣姣者无不深谙流量之道。

  2011年辞去了九九房CEO职务的张一鸣开始了自己的第五次创业,成立了字节跳动(bytedance),开发出名为“今日头条”的手机应用,成为国内增速最快的新闻客户端。

  除了“今日头条”,字节跳动旗下还有“内涵段子”、“搞笑囧途”、“内涵漫画”、“好看图片”、“今晚必看视频”等应用,这些功能如出一辙的产品就像一艘艘护卫舰共同护航了今日头条这艘流量航母。现在这艘航母又继续孵化问答、小视频等新的产品,从而实现流量的互通。

  围绕流量开枝散叶,这是张一鸣的逻辑。

  比张一鸣年长4岁的龙岩老乡王兴,曾创办校内、饭否这样的社交网站,从2010年创办美团开始,王兴开始了O2O。从最早的团购,到后来的外卖,再到影院、酒店、出行……

  一篇《福建人的流量生意》的文章曾这样写道:就是团购的流量往外卖导,外卖的流量往影院导,影院的流量往酒店导,酒店的流量往出行导,反复循环。

  这俩老乡有着不同的梦想,但走的其实是同一条道路。

  4. 选择的窘境

  汇成互联网流量大潮的涓涓细流终究是人的每一次点击或选择——或出于主动,或出于被动。不经意间的选择背后,对于如何选择这个问题,人类已经思考了几千年。

  细细想来,机会成本、投资组合、民主投票、囚徒困境……这些被思想达人反复讨论的概念无不围绕着如何优化选择而展开。

  在古雅典、文艺复兴时期的佛罗伦萨、威尼斯这样的早期民主时期,抽签曾被认为是选举的最好方式,而其它不管是人民选举、贵族选举都有可能被部分团体所操纵。

  
    

  现在,决定我们如何选择的是大数据、算法。今日头条张一鸣、斗鱼直播张文明、美团王兴、映客直播奉佑生这样的互联网当红人物均是计算机专业出身。

  这些技术派们,试图依靠技术让选择综合症不再侵犯我们已所剩无多的空闲时间,试图依靠技术让选择变成即得。然而一个现实却是,越是简单的东西,越容易被操纵。

  这个操纵我们选择的可能并不是技术,而是我们在此前的选择本身。

  当监管层勒令今日头条暂停更新,张一鸣完全可以站出来说,低俗内容并非头条硬要推给用户,而是用户自己做了选择,如果用户自己选择高大上的内容,头条不就自然纯净了?

  美国学者凯斯·桑斯坦将互联网的信息过滤作用称为“我的日报”(Daily Me),即个人可以通过网络技术过滤掉自己不喜欢的信息,这种效应使不同群体间的交流更加困难。

  桑斯坦认为,网络使个人局限于一个自我认同的狭小空间,忽视自我之外的公共领域。在网络舆论场中,这种自我选择的过滤更容易造成观点的极化。

  赫胥黎则在《美丽新世界》中表达了另外一种忧虑:人们会渐渐爱上压迫,崇拜那些使他们丧失思考能力的工业技术。而他对这种趋势之下的未来预言是:毁掉我们的,不是我们所憎恨的东西,而恰恰是我们所热爱的东西!

为您推荐

点击加载更多

沪深港通十大成交股

沪股通港股通(全)深股通

序号 简称 买入量 卖出量 成交额
序号 简称 买入量 卖出量 成交额
序号 简称 买入量 卖出量 成交额

热门文章

亚太商讯

美国商业资讯